他一旦开车
2020-11-08 21:1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周素清发现丈夫坐在车里时,就急忙往回走,她预感到一点不祥的气氛,也大声喊着想让丈夫从车里下来,“但是我回不去啊,人太多了,我和他们面对面,被他们生生挤出来。”就在周素清被挤出来的同时,她目睹了丈夫被滚滚渣土淹没的瞬间:“太快了!不到三秒就被埋到土里了。”周素清告诉记者,丈夫开的那辆货车有五米多长,载重量有1.5吨左右。周素清很清楚地记得,丈夫当时已经发动了车。

原以为丈夫胡文华走在前面,但周素清并未在前方发现丈夫的身影。但是她回头看了一眼停在厂门口的大货车,才发现丈夫竟然坐在车里。“他可能觉得开车比较快吧,而且这车才买了一年,他可能想着可以开出来吧。”周素清猜测道。

“我看到了不少人没有出来,可是我现在都回忆不起来了。”胡百芳说。目前,胡文华的两个哥哥和弟弟知道他出事,已全部赶到深圳,全家上下已来了二十多人。“虽然现在心里没什么底,我们还是会在这里等下去。”

“他绝对可以逃出来的,但是当时车前方有太多人,他一旦开车,肯定会伤害到别人,他不会这么做的。”胡文华的外甥王巧平说。

周素清逃出来后,就想着赶紧给邻村的两个女儿打电话,周素清向路人借了一个手机,可拿到手机的那一瞬间,周素清突然忘记了所有的手机号:“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又紧张又害怕又担心。”为了尽快通知到女儿们,周素清赶紧找了一辆摩托车,到了女儿开餐馆的塘家村。

20日中午11点半,周素清买完菜回到位于红坳村的文清塑胶厂,准备做午饭。突然,夫妻俩听到一声爆炸声,丈夫胡文华跑出去看了一眼立马大叫:“不得了了,不得了了,快跑。”周素清并未太注意,因为“前两个月,附近的拆报废车的厂也有过类似的爆炸声。”并不敏感的周素清甚至在屋内停留了一分多钟才走出去,“我当时还在做菜。”走到门外的周素清抬头看到满天都是灰尘,并未注意山上的泥土已经开始滑落。此时园区内很多人已经开始沿着沿河路出口走,周素清也被挤到人群中。

今年49岁的胡文华和妻子周素清都是湖南衡阳人,在深圳已经打拼了10年,塑料厂的名字取自夫妻俩的姓名——“文清塑胶厂”,主要从事塑胶的回收和加工。大女儿胡百芳和女婿今年五月份在旁边的塘家村开了一家餐馆,小女儿上完初中后也来到姐姐的餐馆帮忙。一家人在这里生活得还算可以。

亲人失联、家园被毁令人心痛。23日下午深圳滑坡灾害第七场新闻发布会信息显示,为做好失联人员家属安抚工作,深圳市22日下午成立76个工作组,每个组有5人,以一个工作组对应接待一名失联人员家属。截至23日傍晚,已接待51名失联人员家属共200多人。“他喊我赶紧跑,我应该拉着他跑,谁知道他为啥要去车上,我真是想不通。”事情发生两天了,周素清仍然在焦急等待丈夫的消息,然而却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12点10分左右,周素清和两个女儿以及大女婿来到事发现场。由于知道丈夫被土埋的确切位置,周素清及家人不停地为在场的救援人员指明位置。“他们确实记了一下我们说的地点,我们当时特别想自己去救。”此时的周素清及家人还十分乐观,但等到下午5点,周素清和家人们有些着急了。直到现在,家人们还处在等待和守望中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xvrma.cn中国北部最大赌场-全球三大赌场-新时代赌赌场版权所有